去年澳洲出生率创新低 前财长警告或严重影响经济

Peter Costello implored the nation tot have another baby — “one for the country”.
STEPHEN LUNN ,DAVID TANNER NIGHT EDITOR

前国库部长Peter Costello曾在2004年恳求澳大利亚夫妇再生一个孩子——也就是著名的”为国家生一个”——而现在他又开始担心了。

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新数据,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将创下历史新低,每名女性只有1.58个孩子,Costello预测这将对经济产生严重的影响。

“生育率的下降正在为国家积累起一个长期的、代价高昂的问题,”他告诉《澳大利亚人报》。

“生育率下降意味着我们的人口没有自我更新。这意味着我们的人口正在老龄化。这意味着我们越来越依赖移民来提供照顾老龄化人口所需的劳动力”。

统计局人口学主任Beidar Cho指出,Covid-19很可能是去年出生率较低的原因之一——去年有294,369个婴儿登记出生,比2019年少了近4%,当时的生育率为每名女性1.66个孩子。

Costello同意:”人们会担心他们的未来和孩子的未来前景。”

但是,他说,提高生育率的政策对国家的心态至关重要:”出生率上升是对未来的信心投票。”

Costello在2004年发布的财政预算措施,即$3000的婴儿奖金(Baby Bonus),确实将出生率提高了几年,并在2008年超过2.0。

但自那以后,出生率一直在下降,最近几年甚至下降得更快。

人口学家Peter McDonald说,出生率下降是较富裕国家的一个国际趋势。

“每个英语国家都在经历出生率的急剧下降,甚至是据称拥有最好的工作-生活平衡政策的北欧国家,也在看到他们的出生率急剧下降,”McDonald 教授说。

“它们随着时间持续下降的原因与女性结合工作和家庭的能力有关。

“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,她们更多地参与到劳动力中,并且更有能力在劳动力中取得成功。

“每一代父母都在寻找更多的支持以使他们都能工作,而近年来,这些支持的程度并没有什么变化。我们即将举行联邦选举,我怀疑像托儿这样的问题将在所有政党的议程上占据重要位置。”

统计局数据显示,全国只有少数地区继续接受Costello当年的邀请,”为妈妈生一个,为爸爸生一个,为国家生一个”。

这些地区的出生率为每名女性3个孩子或以上,包括新南威尔士州的Gunnedah、Kyogle和Murwillumbah地区,维多利亚州的Colac,昆士兰州的Collinsville和北领地的Tennant Creek。

没有一个首府城市地区的出生率超过3,其中悉尼的Lakemba(每名女性2.79个孩子)、墨尔本的Mickelham-Yuroke(2.90)和阿德莱德的Elizabeth(2.45)属于最高。

总体而言,2020年维州的生育率最低,为每名女性1.43个婴儿,而北领地(1.77)和西澳(1.70)的生育率最高。数据显示,原住民母亲的生育率高于人口的平均水平。

“2020年,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母亲的总生育率为每名女性2.25个婴儿,”Cho 女士说。

“共登记有22,016个婴儿(占所有出生的7%),至少父母有一人是澳大利亚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。”

(本文版权归《澳大利亚人报》所有)